08年认识我老婆,一直到现在,我俩过的一直很好,只有小小的摩擦,直到2016年8月,考虑在北京买房,我一直想买一套郊区的没压力,住着也舒服,这时正赶上我老婆家里拆迁,老婆想买市中...

  08年认识我老婆,一直到现在,我俩过的一直很好,只有小小的摩擦,直到2016年8月,考虑在北京买房,我一直想买一套郊区的没压力,住着也舒服,这时正赶上我老婆家里拆迁,老婆想买市中心的房子,说要跟家里借钱,我当时就不太同意,知道她家里是什么样的人。(当时也没想到严重到后来的地步)老婆一直坚持这么做,她爸爸也比较疼她,我也想她高兴就妥协了,并且说年底就还一部分,造化弄人啊,本来说的好好的拆迁给我老婆分30万,再借30万,我预计年底就还上20万,就这样定了一套二环边上荣丰2008的房子,谁知道9月份岳父就生病发烧,一直看不好,就说来北京看病,我当时就说来吧,然后10月份确诊为NK/T细胞淋巴瘤,我房子也是10月份过的户,同时老婆10月份也检查说怀孕了,真是悲喜交加,但故事还没开始,确诊以后我有些担心,这个病真心不好治愈,我就把工作的事都推掉了不上班一直待着看病,她家人连一个能跟医生正常沟通的都没有,(补充一下我老婆还有一个哥哥,然后我买房的时候开的一年的平均收入是税后每月2.8万),继续说,10月中旬住院开始治疗,中间我强调多次不要来回跑就在医院住着,岳父不听就说都来回走,他也要来回走。北京的交通很差,我平时待着他们开病都是打车,他们自己心疼钱都是坐公交。放疗第8次的时候又发烧了病情恶化了并发症嗜血,医院建议放弃治疗,要不转院,那时候我已经花掉10几万了具体的没算,手里一分钱都没有,大家就商量着怎么办,她哥哥跟她妈妈都说继续治,然后我就说继续治的话咱们就商量下钱的问题,我说我已经花的没钱了,咱们去哪凑钱,后期我还,卖房子也可以,一顿的四处借钱,一点都没借到,(补充下她家还有个40万的理财,取出来的线万违约金),就在这时候有个凌晨2点多,在医院守夜,我跟她妈妈,因为老婆怀孕不想总让她在医院,去卫生间偷着抽根烟,她妈妈就开始上下攻击,说钱都给我们了,他们不管了,让我们凭良心做事,一顿挑我的毛病,什么这么多年没给买东西啊,给我妈交保险给我妈买房子啊,其实我们逢年过节都有买东西或者给钱。还说她们没钱看病了我不想办法还逼着她们去借钱,还说以后在办医院的什么手续的时候叫着他家人点别总我自己去办,怕我骗钱,呵呵。我真无语了。我说钱都是我出的,医院的票据最后咱们算算没有医院票据的都不用算,总之给我一顿爆说,意思就是让我们往出拿钱看病。我刚刚买完房子手里一共就20来万都花没了。我去哪弄钱啊,当时回到病房我躺下想了想,怎么想都是生气,我就起身说了一句我知道什么意思了,我先回了明天再来,当时已经3点多了,我又回家了,到家以后岳母打来电话说对不起有点心情不好,别当回事,我当时就不那么生气了,第二天一早就托人办转院,情况特殊很难办住院,脱了好多关系,拖到人了,办了住院就开始治疗,对了,钱后来说的是她家同意取理财的钱。后期如果还不够我都兜着。住过去以后,钱花完了,我提了一句是不是该去办理财那钱去了,我说转院过来10万又花完了,没钱了。这时候开始这个不愿意拿那个不愿意拿,你们这个对不起我那个对不起我,没良心类似的话说了好多,我都崩溃了,没办法为了给老人治病我也没说什么,没钱就治不了病,我跟媳妇商量了去河北卖外地的一套房子,没有房本卖不上价格,北京的刚买马上卖的话损失更大。最后还是决定低价卖河北的房子,市场价75万我们卖60万,有人来看马上要成交的时候岳母又变卦了,说取理财的钱,别卖房子了。我又回到北京继续陪床,刚刚开始花这理财钱就不断的变脸一会不治了,撤氧气撤监控,我也没法说继续干我该干的。又过了半个月病情恶化心脏衰竭人没了。发丧入土完,开始要钱逼离婚。我怎么办

  老婆不想离婚,岳母就逼我老婆她妈跟我挑一个,但是之前从家里拿的钱都要还回来,我们都同意,然后就说马上就还不还钱就住家里不走了。还说了好多我这不好那不好的话,不是人,中间来回挑事,想跟她说清问题她又不说。今天又大吵了一架哭的稀里哗啦,整的好像是我我的错一样,还说死活就看不上我了。老婆还怀孕了几次被气的动了胎气,我也好难受,离婚吧对我老婆一百个不公平,不离婚她妈妈这么闹真心的受不了。没文化真可怕啊,其实她妈妈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想让我俩离婚然后把女儿留在身边,她哥哥经常偷她妈妈钱,她妈妈不认字没法弄,想留下女儿帮忙。吵完一架看着没生效,半夜一点多就自己跑出去找不到人了,手机关机。你们说说我该怎么办。真心的受不了,逼死人的节凑啊。展开我来答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2017-01-06展开全部上海离婚率上升38.9% 平均每天有75对夫妻离婚

  离婚,曾经让人倍感忌讳,而如今,正逐步走到了阳光下,越来越多的夫妇选择以和平的方式告别曾经的那份情感。根据上海19个区县婚姻登记中心的调查,记者了解到,去年沪上有对夫妇办理了协议离婚登记,平均每天75对,比前年增长38.9%。

  其中,令人关注的是,短婚夫妇在增加,结婚不满1年就离婚的夫妇占了7.2%。

  冲动离婚夫妇增多,是此次调查最令人关注的问题。去年,沪上19个区县,结婚不满1年就离婚的夫妇占了7.2%。

  崇明婚姻登记中心统计显示,去年有45对夫妇结婚不满1年离婚,其中18对夫妇结婚不满半年离婚,甚至有6对夫妇结婚不满17天,婚龄最短的夫妇,婚龄只有14天。今年,短婚的夫妇仍在增加;普陀区婚姻登记中心负责人黄静英告诉记者,今年5月至8月的三个月时间内,就有9对夫妇结束了短暂的婚姻。

  结婚容易,离婚更容易。去年10月1日新《婚姻登记条例》实施后,新人们只要拿着身份证和户口本,在几分钟内就可领到离婚证。手续简便,直接导致了离婚人数的大幅上升。一周婚姻、一月婚姻、半年婚姻现在已不少见。而这些离婚的原因多数都是由于冲动。

  登记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“最短命”结婚史的一对男女主人公是在结婚当天的下午就来办理离婚手续的,早上还喜气洋洋的小夫妇下午便“晴转暴雨”,坚持劳燕分飞。

  王玲和孙建平是“一周夫妻”,结婚登记时给登记员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因为当时两人从头至尾一直牵着手,一脸的幸福。没想到,事隔五日,两人就来婚姻登记处办离婚了。原来,甜蜜的爱情过后,碰到现实问题却屡屡受挫,特别是两人在操办婚事的过程中产生了分歧。王玲想要一场完美的婚礼,孙建平则想低调进行,随便请朋友吃顿饭庆祝一下;王玲想一套三室两厅的大子,而孙建平觉得两人共同承担一室户的小子比较轻松。

  于是,每次谈到子和婚事,两个人就吵得不欢而散。每次吵架,王玲都会将离婚提到议事日程。考虑再三,孙建平觉得两人确实有性格上的冲突,答应分道扬镳。

  另外,越来越多闪婚族的出现,也使得离婚人数有所增加。很多年轻人认识几个月甚至几天就匆匆结婚,这样的婚姻就难以牢固。此外,一些再婚老人怕引来各方议论,不愿因再婚而到原所在单位或居住的社区开证明,于是以往一直选择只同居不登记。新《条例》实施后,不少老人匆匆领证,结果因婚前没搞定子女、财产分割等现实问题,无奈之下,只好选择离婚。

  离婚率的提高由多方面因素造成。但是,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在不少夫妇的眼中,离婚似乎不是悲剧,而是寻找下一个幸福。婚姻专家们普遍感到,在对待离婚问题上,年轻夫妇不再受传统观念太多束缚,很少把离婚视为不愉快或难堪的事情,而是把它当成新生活的开始。

  普陀区婚姻登记中心负责人黄静英告诉记者:“有的当事人刚办完手续,一方就嬉皮笑脸地缠着另一方,要来第二次恋爱;有的当事人甚至还带着喜糖来办离婚……”

  近日,一对年轻男女手牵着手走进某区县的婚姻登记中心,他们掏出结婚证书,平静地对登记员说:“我们想离婚!请为我们办一下手续吧!”看着两个年轻人的那股亲密劲,在场的工作人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两个年轻人是去年初相识的,婚前相处还不错,去年年底登记结婚后,反而找不到感觉了,尽管不吵不闹,可在一起总觉得别扭,于是他们商量,好合好散。因为没有什么共同财产,离婚手续很快就办完了。拿到离婚证书后,两个人又手牵手走出法庭。女方边走边问:“今天晚上我们到哪里去吃饭?”她的前夫则爽快地说:“随你,还是老地方吧。”

  生活习惯,地域差异。曾几何时,两地婚姻一直被很多人打着问。随着越来越多的新上海人的出现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了异地婚姻。婚姻登记中心里,异地婚姻的夫妇逐年增加,却很少看到他们走进离婚登记中心,协议离婚率一直处在较低的状态。

  根据对去年两万多对离婚夫妇的统计,有对夫妇是本地婚姻,其中只有7%的夫妇是异地婚姻,男方为上海人,女方为外地人的家庭最稳定。在异地离婚家庭中,该类组合的夫妇去年只有20对分手,而女方为上海人,男方为外地人的离婚家庭有个。

  从事离婚登记的浦东婚姻登记中心朱凤告诉记者,异地婚姻的夫妇更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,彼此更懂得呵护那份情缘。相对于本地婚姻,异地婚姻更来之不易,很多年轻人顶着父母的压力,跨过了地理位置的相隔走到一起。因此,他们在碰到问题时,会用宽容和容的方式去面对。

  离婚调查显示,去年协议离婚夫妇中,有56.1%的夫妇在离婚理由栏中写着性格不合,也就是说去年有对夫妇因为性格不合分道扬镳。另有对夫妇离婚的理由是感情破裂。

  现在离婚理由越来越多元化。记者了解到,除了感情破裂、性格不合以外,对夫妇因经济原因,82对夫妇因不恶习说再见。而更加引起关注的是,越来越多的夫妇愿意直接面对婚外恋的问题。有对夫妇坦承因为婚外恋分手。

  专家指出,随着社会环境的宽松,社会的交往扩大,夫妻双方自我选择更,夫妻双方缺乏沟通后,矛盾和冲突越来越早地显现出来,更愿意在婚姻之外去寻找倾诉的对象。

  丁民和张雅去年7月领了结婚证,然而,张雅并没有沉浸在新婚的快乐之中,却迷上了网络,频繁出入网吧,和虚拟的朋友聊天,有时甚至通宵达旦不回家。几个月后,为了方便上网,张雅“离家出走”,和女性朋友合租子。虽然合租离家仅有5分钟的路程,但是张雅没有回家一次。为了挽救她的家庭,张雅母亲屡次到网吧劝她回家,80多岁的老奶奶也跑到网吧去找她,却都无济于事。

  深爱着妻子的丁民仍然一直盼着她能回归家庭。“你喜欢上网,我可以电脑在家里装宽带。”但是网吧对于张雅有一股巨大的磁力,张雅最终还是放弃了婚姻,选择了上网。丁民眼看着妻子一步步地远离自己,也无奈地同意结束婚姻。

  调查现实,31岁到40岁的夫妇组成的家庭是离婚的最高峰年龄段,结婚11年到20年成为了婚姻的瓶颈期。去年有对夫妇离婚的年龄在31岁-40岁。

  另外,文化程度越低,离婚率越高。调查显示,离婚夫妇中,初中学历的占38%,高中、中专、技校学历的占37%。大学本科学历的只有19.1%,而研究生学历的仅为1.4%。

  专家指出,去年,七成离婚者在30岁到50岁中间,这部分人处于事业的黄金时期,所承受的心理压力和生活压力成为离婚的导火索。尤其值得关注的是,年轻人在结婚之前对情感的期望值往往很高,而感情却是最容易变化的。如果结婚后夫妻没有责任感约束,一旦失望,婚姻就很容易迅速解体。除了情感因素的变化,不谙夫妻之道也是导致现代年轻人婚姻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李国荣和王绚辉都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出生的。王绚辉是个很要强的女人,一心想干一番大事业,她看到李国荣很有事业心,便暗暗高兴找到了一个合自己心意的对象。

  两人去年2月结婚。婚后,王绚辉打算大干一场,甚至掉了自己的子来筹集资本。两人有了同样的目标,齐心协力干事业,工作上都有了小小的成绩。但是,婚后一起生活的日子里,两人并没有好好经营感情。因为王绚辉刚强的性格,李国荣觉得很受气,李国荣想到的事情王绚辉总是反对,而王绚辉也越来越看不顺眼日常生活中的李国荣。两个人摩擦不断,他们这才认识到双方的性格、脾气不合,根本无法生活在一起。于是,结婚刚半年,两个人便选择了平静地分手。

  为了阻止冲动夫妇草率离婚,为了让更多家庭可以继续幸福,民政局计划采取一系列措施。今年,上海将全面推行离婚员。他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婚姻“把脉”。对一部分盲目、草率、一气之下来办理离婚的当事人进行调解、劝导,引导夫妻双方以积极的心态对待婚姻中出现的问题,理智地处理相互之间的不和谐。而对感情已经破裂的,婚姻已经名存实亡的夫妻及时办理离婚登记手续。

  去年4月开始,民政局在浦东新区和徐汇区试点设立了离婚员。在员努力下,去年4月到年底共有50多对夫妻重新和好,今年仅7月份就劝和了15对夫妇。

  浦东新区离婚员徐国英告诉记者,一些夫妻来离婚的时候,一方的态度非常坚决,但是另一方可能有点不愿意。这种情况下,离婚员引导他们说出心里话,找出他们矛盾的焦点,比如子女教育问题或者婆媳关系问题等,再进行具体的疏导,往往就可以挽回一段婚姻。

  除此以外,全19个区县婚姻登记中心已经向所有欲登记离婚的夫妇发放离婚告知书,提醒他们:给彼此一个冷静期。离婚告知书将告知双方在离婚时的各项权利和义务:“当事人办理离婚登记即解除夫妻关系”;“离婚协议书必须在子女、住、债务上进行分割。离婚协议书生效后,不能再次进行更改”;“离婚不能委托他人办理”等。焦煤焦炭晨报:焦钢博弈进一步加剧煤焦陷入弱势格局芳草地心水论722432.com